请输入关键字:

热门关键词:镍Ni行情 铜Cu行情 铝Al行情 铅Pb行情 锌Zn行情 锡Sn行情 ·有色企业导航 ·品牌加盟

当前位置:资讯中心首页 >> 综合新闻 >>

钢铁去产能遇上“复产潮”

2016-06-13 11:28:03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264  文字大小:[    ]

期货网上开户优惠! 世界上最牛家庭资产配置 你做对了吗?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4月,中国粗钢日均产量已达231.4万吨的历史新高。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5年内淘汰1亿—1.5亿吨粗钢产能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目标。

    在开工即亏损、越亏越要生产的怪圈中,中国的钢铁企业还要挣扎到几时?

  “去产能”遇上“复产潮”

    全面停产5个月之后,位于唐山的松汀钢铁重新燃起了生产高炉。

  2015年11月,由于持续性的巨额亏损和高达161.37%的资产负债率,这家河北地区的骨干民营钢企不得不偃旗息鼓,全面停产。这是继山西海鑫钢铁之后,国内第二家由于高负债和资金链压力而停产的500万吨级以上规模钢企。

  不过,与海鑫钢铁不同的是,松汀钢铁并没有走向破产重组。今年4月,在钢价上涨的利好消息刺激下,松汀钢铁开始复产。据该公司销售部门负责人介绍,曾经全部熄火的6座高炉,目前已有4座重新燃起,主要生产粗钢。

  巧合的是,由建龙集团接盘的海鑫钢铁,也选择在今年4月底正式复产。

  上述两家企业的选择,也正是我国大部分挣扎在盈亏平衡点的钢企的缩影。

  受钢材价格持续下跌影响,2015年底,仅河北唐山一地停产钢厂就达十数家之多。但是,到今年4月底,包括唐山港(行情601000,买入)陆、粤丰、安泰、兴隆等在内的多家钢企都已部分复产或全面复产。

  “从我们统计的情况看,2015年底停产的产能接近1.2亿吨。现在,近亿吨产能已经复产了。”卓创资讯钢铁产业分析师刘新伟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指出,钢企复产大都集中在4月底和5月。“2月、3月也有一些钢企复产,但大部分是正常检修的企业。此后复产的,更多是由于资金和其他原因停产的企业。”

  中钢网统计数据显示,截至5月份第三周,复产高炉个数已达108个,日均产量为29.05吨,年化产能达1.06亿吨,占年初停产产能的67%。此外,有复产计划或传闻产能3800万吨,占年初停产产能的24%。

  人为炒作导致价格上涨

对此,国家发改委政研室副主任、新闻发言人赵辰昕日前公开表示,企业停产复产大多是应对市场变化、调整生产经营的正常行为。“从我们了解到的情况看,复产产能均为合规产能,不属于淘汰范围。”

  《经济》记者从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了解到,在“十二五”时期,国内市场钢价基本呈现震荡单边下行的趋势,跌幅近60%;仅在2015年一年,跌幅就超过了29%。

  生意社钢铁分析师何杭生则告诉《经济》记者,数据显示,2015年12月,钢厂开工率仅为76%,盈利者更是寥寥无几。大量钢企债务缠身,不得不熄火停工。

  而去年12月中旬以来,国内市场钢材价格开始步入回升通道。特别在今年3月和4月,钢材价格回升速度明显加快。到4月末,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发布的CSPI中国钢材价格指数已经回升至84.66,同比提高了11.47点,比2015年12月的最低点提高了30.18点。

  受钢价大幅上涨的影响,今年春节过后,我国钢铁企业高炉容积开工率一直处于环比上升态势,粗钢日均产量更是屡创新高。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4月,中国粗钢日均产量已达231.4万吨,超越了2014年6月230.97万吨的历史高点。

  赵辰昕分析指出,钢企复产主因在于钢价变动,而钢价变化则主要受政策预期、市场炒作和短期因素等推动。

  “钢材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可以归纳为两个方面。在需求方面,大中城市商品房销售放量、建设工程在冬歇后复工、贸易商补库存以及市场预期‘补短板’、‘稳增长’等政策,都会带动钢材需求;在供给方面,去年部分钢企停产、限产以及对去产能工作的预期,则降低了钢材供给。”赵辰昕说。

  业内分析人士指出,现货和期货市场的人为炒作,也是造成钢材价格过快上涨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正常的产业周期中,可能会出现超跌反弹,这是符合市场规律的。但就钢价变动情况而言,我们注意到,市场其实在3月和4月分别经历了两次暴涨。3月的上涨,是市场可以接受的,但4月的这次上涨,真的已经超出了正常范围。”何杭生告诉《经济》记者,生意社监测数据显示,2016年4月,已有超过80%的钢厂实现盈利。

  与此同时,我国大宗商品期货市场也出现了大幅异动。4月21日,螺纹钢主力合约1610(即rb1610合约)成交量达2236万手,创出历史新高。根据期货市场规则,1手rb1610合约对应10吨螺纹钢。也就是说,上述合约1天内的成交量就对应2.236亿吨螺纹钢。这一数字已经超过了2014年我国螺纹钢的年产量。

  “一直以来,螺纹钢在期货市场中的表现都不太突出。但是这一次,大量社会资金涌入炒作,使得螺纹钢的价格快速拉高,日成交量甚至超过了年产量,严重扰乱了市场。”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向《经济》记者分析道。

  不过,赵辰昕认为,钢材价格回升,对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有一定影响,但总体影响较小。同时,钢铁产能严重过剩的情况并未改变,钢材价格难以持续快速上涨。

  复产成本高,后续堪忧

果然,进入5月后,钢价确实出现了大幅下跌。以曾经备受资本青睐的螺纹钢为例。截至5月19日,螺纹钢成本盈利率已经由正转负为-5.48%,相较4月28日22.03%的盈利率,大量钢铁企业已再度转入亏损局面。

  尽管钢价出现了明显下跌,但由于复产成本巨大,刘新伟认为,短期内,钢企几乎不会针对行情进行生产经营调整。“大部分企业都在咬牙挺着。”

  他告诉《经济》记者,对于一个1080m3的高炉(约合年设计产能80万吨),如果按照生产15天的原料备货,另加人员招聘、培训、烘炉等费用,复产所需成本将以亿元计。“3月份,钢价已经开始快速上涨,但是企业担心万一买了原料之后价格下跌,都不敢复产。到了4月份,上涨速度比3月份还要快,利润非常可观。于是,大家都集中在4月份开始复产,结果导致钢价在5月份开始暴跌。”

  王国清也指出,钢价下跌一定会引起亏损,但对于大部分钢企,只要现有资金流能够偿付工资、固定资产折旧等,考虑到边际利润,还是会继续生产。

  “停产就意味着破产。”何杭生指出,银行的贷款、员工的薪酬,都只有开工生产才能实现资金流动。因此,钢铁企业通常会陷入“越亏越产、越产越亏”的怪圈,最终甚至可能回到恶性竞争、降价销售的老路上。

  为了避免这一局面的出现,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曾经在钢材价格异变之初邀请钢铁企业座谈,呼吁企业冷静分析对待市场变化,维护市场稳定。但面对国内市场的高额利润,仍有大量钢厂集中进入市场,抵消了钢价上涨的动力,最终引起大幅下跌。

  与此同时,何杭生还特别强调,尽管复产的产能都是合规产能,但这一现象同样值得警惕。“去产能的任务之一,是要淘汰‘僵尸’企业。但实际上,这些企业可能并不生产,也不会带来产量,对于钢铁市场的供给影响较小。但是,合规产能一旦复产,那就是真实生产的,对整个市场的影响可能更大。”

  何杭生指出,引导这些合规产能主动压减、兼并重组、转型转产,将是钢铁去产能过程中更加重要而艰难的一部分。

  复产资金从何来?

很难想象,在负债累累、资金链断裂而不得不停产之后,这些钢铁企业居然能够再度投入数亿元资金投入生产。专家介绍,钢铁企业,特别是停产后准备复产的企业,已经很难通过银行借贷获得资金。复产资金的来源主要包括:民间借贷、社会资本注入和政府补贴。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我国钢铁业总负债超过3万亿元,钢铁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已达70%的红线。

  为了规避风险,银行早在2014年便开始严控钢铁企业的贷款规模,许多钢企面临不予增量、续贷困难、涨息和抽贷等问题。

  2014年,大中型钢铁企业银行借款同比下降了5%。按照中国大中型钢铁企业截至2014年底总计银行贷款1.33万亿元粗略估算,银行借款与上年度同期相比减少了大约650亿元。中钢协常务副会长朱继民称,这其中不乏银行抽贷和不予续贷的问题。不少钢企只能转向影子银行等借款渠道,试图维持企业的存续发展。

  针对这一情况,今年年初,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将引导金融机构基于“运作是否规范(环保安全等角度)和是否具有债务清偿能力”两个标准,对企业实施差异化信贷政策,避免“一刀切”带来更大的问题。

  但时至今日,主流银行对钢铁、煤炭等产能过剩行业企业的贷款条件依然趋于严苛。“过去,钢企可以通过厂房抵押向银行申请贷款。但是现在,银行对这块的放贷非常谨慎。比如,钢厂是在产的还是停产的?是盈利的还是亏损的?审查非常细致。”何杭生说。

  “钢企从银行的融资,特别是复产融资,确实比较难。好多企业都是通过民间借贷实现复产。”王国清说。

  央行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在工业大省辽宁的企业,从影子银行借入的资金同比暴增了逾2000%。这些贷款占全省总体融资额的19%,而2015年第一季度仅占1%。

  同期,在河北、山西、吉林、安徽、河南、四川和山东的影子银行净贷款额也暴增240%,达到2490亿元人民币,而全国整体增幅仅为30%。

  王国清还告诉《经济》记者,不少钢企还通过寻求资金入股的方式实现复产。“比如,唐山港陆就是在中航国际的资本介入下,实现了现金流的有效补给,最终得以复产。”

  据了解,唐山港陆是一家位于遵化市的民营钢厂,官网显示其有员工1万余人,总资产100多亿元,铁钢轧综合配套生产能力600万吨。

  去年12月初,因为行情惨淡,唐山港陆暂时关停产能约350万吨,以减产减亏。今年1月,中国航空技术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与唐山港陆达成合作意向,前者提供资金,帮助后者恢复运行。此前,中航国际与唐山鑫达、徐州宝丰特钢、江阴西城钢铁亦有类似合作。

  目前“中航模式”下的钢材产量已达到2000万吨,主要借助中航国际的资金优势、多年的海外经验及国内渠道销售。

  何杭生还了解到,不少钢企之所以“咬牙”复产,不仅由于钢价走高、有利可图,更是为了“求补贴”。

  “我们知道,在淘汰落后产能的过程中,是有员工安置补贴的。但是,对于合规产能,不少企业在生产过程中也会获得政府补贴。”何杭生说。

  中国金属材料流通协会不锈钢分会秘书长李强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指出,仅从2015年的情况看,我国接近30%的钢铁企业都接受了财政救济,总体规模“一定不低于100亿元”——除了直接的资金注入外,还有贴息贷款、减免税费等多种救济形式。

  “合规产能的复产当然可以。但是政府给予的补贴,必须要有时间或者额度限制,不能是长期性的、无限制的。”何杭生说。

  未来钢铁产业走向何方?

“十二五”期间,中国已经去掉了9000亿吨粗钢产能。2016年,我国又推出了史上规模最大的去产能计划。针对钢铁行业,国务院发布了《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总纲,提出5年内淘汰1亿—1.5亿吨粗钢产能的目标。

  业内专家一致认为,“去产能”将是未来一段时间内钢铁产业发展的主基调。

  目前,财政部、国土资源部、人社部等部门也纷纷出台了多个配套文件进行支持配合。“钢铁行业去产能的执行力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刘新伟说。

  “在去产能规划出台之后,我们都是长期看好钢铁产业的。”何杭生说,长期看,随着去产能的逐步推进,钢价将会稳步上涨;但在短期内,钢铁企业的盈利空间仍然比较有限。

  为此,何杭生建议,钢铁企业可以考虑借助期货市场套期保值规避风险、实现盈利。

  所谓套期保值,是指在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对同一种类的商品同时进行数量相等但方向相反的买卖活动,即在买进或卖出实货的同时,在期货市场上卖出或买进同等数量的期货。经过一段时间,当价格变动使现货买卖上出现的盈亏时,可由期货交易上的亏盈得到抵消或弥补。从而建立一种对冲机制,以使价格风险降低到最低限度。

  具体到钢铁产业而言,套期保值同样帮助了不少钢厂降本增效。《经济》记者了解到,自螺纹钢期货上市后,被称为“民营钢企中的战斗机”的沙钢集团就一直利用期货市场为企业的生产经营服务,目前其期货交易量在众多钢铁企业中遥遥领先。

  沙钢证券期货部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近年来铁矿石和钢材价格波动加剧,为了能够降低原料成本或提前锁定成本,沙钢选择套期保值的方式对冲避险。“比如,2014年年初螺纹钢期货价格在3400元/吨左右时,铁矿石期货价格为700元/吨左右。按此计算生产一吨钢铁的利润在200元左右,沙钢通过卖出上海期货交易所螺纹钢期货,同时买入大连商品交易所铁矿石期货,提前锁定利润。”借助期货工具,在钢铁全业严重亏损的2014年和2015年,沙钢仍然能够保证稳定的经营利润。

  “以前,我们的企业可能还没有转变计划经济时代的思路。但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钢铁企业逐步学习如何把握市场、如何应用期货工具。”何杭生说。

  王国清则建议,应当尽快提高钢铁行业的产业集中度。

  众所周知,钢铁行业是典型的周期性行业,同等条件下,规模较大和市场地位突出的企业在资源获取、产品定价、外部支持等方面具有优势,其抵御经济周期性波动的能力也较强,经营风险也就相对较低;同时,钢铁行业规模经济特征明显,规模较大的企业能够摊薄相关成本,相应产品的价格竞争力也较强。

  但是,据兰格钢铁云商平台监测数据,2015年我国前十大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合计27473.4万吨,占全国粗钢总产量的比例仅为34.2%。

  工信部曾在2015年3月份发布的《钢铁产业调整政策(2015年修订)(征求意见稿)》中提出,2025年,前十家钢铁企业(集团)粗钢产量占全国比重不低于60%,形成3—5家在全球范围内具有较强竞争力的超大型钢铁企业集团,以及一批区域市场、细分市场的领先企业。

  “实际上,‘十二五’时期,我们就已经提出将产业集中度提高到60%的目标,但最终的实际情况只有30%多。这里面需要运作和解决的问题还比较多,特别是跨所有制、跨区的整合难度很大,成功的案例很少。后续,希望国家能够进一步研究,推进产业集中度的提升。”王国清说。

0

顶一下

0

踩一下